2月2日上周五,A站官博发布微博称:“我想再活五百年”。经测试,A站网页端与APP端均已无法打开。

  对此,A站CEO刘炎焱向腾讯《深网》独家回应称,“A站是不是要关了,不好说”。

  此前有消息称,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在1月31日晚上12点就已到期。但据阿里云客户满意中心在微博上的回应,阿里云包年包月ECS到期后数据可以保留7天时间,超过7天不续费服务器才会被释放。

  这意味着A站最终的生死线或在本月7日左右,如若不及时续费,A站将被完全清空数据。

  这已经不是A站第一次“濒临倒闭”。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去年11月25日,当时A站同样网站宕机,但在11月28日,网站又重新恢复。之后,A站给出的说法的遭受入侵,物理连接停止。

  对于此次关停的原因,刘焱焱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更多。但他表示仍在为A站奔走,将坚守A站。

  此前有消息称阿里巴巴旗下的云峰基金拟投资A站,但融资迟迟未落地,双方也暂未对此消息有正式回应。

  资金链已断裂多日

  在网站关闭的同时,多名员工反映,A站已经拖欠工资。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表示,A站资金链断裂已经有些时日,但恰逢月末月初,问题才暴露的愈加严重。

  而一位曾在A站担任中层的离职员工表示,考虑到A站长期以来糟糕的财务状况,资金链断裂并不意外。

  公开资料显示,A站成立于2007年6月,是国内最早的弹幕视频网站。但与走上正轨的B站相比,A站控制权已经几经易手,资方与管理层屡次出现矛盾,公司长期处于动荡混乱之中。在此过程中,缺乏正规化管理的A站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变现问题上毫无进展。

  根据此前中文在线投资A站时披露的A站资料,2015年全年,A站营业额仅为364万人民币,但净亏损却高达1.13亿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这一亏损状况在2016年进一步加剧:2016年1月-9月共计九个月,A站营收大幅降低至71万,净亏损却继续攀升至1.46亿。

  日渐衰弱的造血能力,加上视频网站自带的高成本属性,让A站不得不成为一家高度依靠烧融资的公司。

  然而,根据可查资料,A站最近的一次融资仍是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对A站的入股。根据彼时中文在线发布的公告,中文在线以现金出资2.5亿元认购A站母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3.51%的股权。

  这笔看似解决燃眉之急的资金,在高度亏损的A站面前仍然捉襟见肘。腾讯《深网》梳理发现,自2015年合一集团对A站进行A轮投资以来,仅计算大额融资,A站总融资额约为4亿元人民币。但2015年、2016年两年的亏损,就在2.6亿以上。以A站的亏损速度,2017年全年有可能仍在1亿的量级。以此计算,A站融资资金可能已经消耗殆尽。

  值得一提的是,这还是在融资资金全部到账的情况下。根据中文在线在2017年12月15日发布的《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中文在线的2.5亿资金仅仅到账了1.31亿元。

  已非“二次元”网站第一梯队

  糟糕的财务状况背后,是A站同样糟糕的运营情况。由于长期处于动荡,公司运营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半停摆状态。

  事实上,每次更换资方,A站就会发生一轮动荡。以2016年年初软银注资为例,注资同时,原Acfun CEO孙旻将改任总裁,莫然出任新任CEO;不久后的5月,A站两位重要负责人产品运营产品副总裁张侠与总编辑刘炎焱均被排挤出核心管理层。

  接手张侠与刘炎焱工作的却并非A站内部人员,而是时任半次元CEO的王伟(PT)。

  但这一境况仅维持不到两个月,此前曾被边缘化的刘炎焱“反转”接任CEO,董事长兼CEO莫然辞职。知情人士表示,这次反转的幕后主事人,可能正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奥飞娱乐掌舵人蔡冬青。

  显然,内耗成为A站衰落的重要原因。复杂的股权结构,使得不同股东之间的争斗成为常事,公司发展因之受累。

  一位熟悉A站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虽然互联网公司普遍人员流动大,但“A站速度”在整个圈子可能都难寻对手:一个月换一任总监是常事,由于缺乏正规化管理,公司招人开人如同儿戏。不同股东代行人之间的斗争,使得A站“内斗”从未停歇。

  这一系列情况在刘炎焱正式接手后已有不少改观。自2016年7月,A站迎来了“长达”一年半的相对稳定期,除了引入中文在线成为公司战略股东,刘炎焱还针对A站长期被忽视的变现问题做过一些努力,诸如去年6月,在他主持下,A站举行了第一次对外广告推介会------这一度被认为是A站复苏的标志。

  但此时的A站可能已经积重难返。根据站长工具查询结果,截至目前,A站全球ALEXA排名为11629,与此对比的是,B站为249;整站日均IP上,A站仅为2.85万,B站则为166.5万。

  不仅如此,政策风险也在威胁A站生存。与B站不同,A站并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自2015年起,就有消息称A站频繁收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到今年下半年,这一形势愈加严峻。今年6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要求A站按照有关规定对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再次通报,依法对A站母公司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作出四起行政处罚,共计???20000元,同时责令该网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下调估值或为争论焦点

  糟糕的财务与运营数据,以及政策生存环境,再加上复杂的股权结构,令A站这轮融资倍加艰难。

A站可查的最新股权结构A站可查的最新股权结构

  根据A站可查的最新股权结构,目前A站共有10名股东,蔡冬青以54.77%居第一位,中文在线、合一集团以13.51%、13.23%分居二三位;此外,软银四家机构合计持股12.98%。

  这也意味着,除了个人持股的蔡冬青外,有三家持股接近的大股东利益牵涉其中,想做到平衡与兼顾,并不容易。

  知情人士透露,在云峰入股的问题上,多个股东争执不下,很大程度上阻碍了A站融资进程。争论的焦点在于,与B站这类一直向上走的企业不同,A站的状况日益糟糕,这使得估值只能下调。

  下调估值,势必会引起老股东不满。

  据悉,中文在线入股时给予A站的估值为18.5亿元。但截至2016年9月30日,A站资产总额仅为3626万元人民币,总负债却高达1.48亿元。无论从财务层面,还是A站近一年来仍在下行的实际状况,A站或许已经很难再撑起当年18.5亿元的高估值。

  各方能否最终达成妥协,将决定A站最终的命运。

  目前,随着A站网站关闭,这一事宜将日益紧迫。如若网站清空数据,对于所有股东而言,将会是最糟的结果。

  而在刘炎焱看来,A站的命运还存在很大变数,现在说要关闭,还为时尚早。毕竟,距离2月7日还有5天,在刘炎焱推动下,A站快速促成融资,或是暂时拿到一笔救急资金,并非绝无可能。这一次,A站能逃过一劫吗?

 ?。ɡ丛矗褐泄挛磐?/p>

分分彩开奖纪录 www.pdxvy.com.cn

分分彩开奖纪录
  • 学习新思想,千万师生同上一堂课 2018-12-09
  • 2000年出生的孩子属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2018-12-09
  • [大笑]不然小萌们也发神经要去造飞船,是分给他们资源呢还是不分?分,肯定是竹篮打水,不分,又违背了分配原则。 2018-12-08
  • 权健队长多年后重返国家队 四大门神齐聚一门花落谁家? 2018-12-07
  • 融众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小青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8-12-06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8-12-05
  •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8-12-05
  • 商务部发言人就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8-12-04
  • 西藏拉萨两年4.38万人脱贫 2018-12-04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8-12-03
  • “民主”韩非子叫“亲下以谋上”投机,中国是义主《国语》“立义治律万物皆作,分均天才万物熙熙。” 2018-12-03
  • 夏天喝饮料越喝越渴吗 三款饮料不利于健康-美食资讯 2018-12-0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8-12-02
  • 潘粤明手绘《复联3》灭霸获赞 潘粤明画作盘点简直太厉害! 2018-12-01
  • 我要讨干嘛?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2018-11-30
  • 553| 985| 59| 1| 22| 248| 265| 684| 876| 424|